Extremely vulnerable

【泷昴】目送

大概也写不出什么,但是憋的东西有点多,就算无法生成成品也想产出碎片了
脑洞而已
—————你们的分界线都是怎么搞出来的—————
subaru又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缓缓开动的列车带动周围在夕阳下温热昏黄的空气,画面熟悉到不需要考虑都知道打上了大大的新千年后的标签。他那时还略长的头发被窗外的风吹起,又是一个结束工作之后赶回大阪的傍晚,疲惫的少年靠在窗边,大概手机邮箱里还躺着几封未读的邮件,但他却一点都不想看。
“subaru…”
有谁的声音,牵扯着他回头
“路上小心啊~女·朋·友~”
谁的声音…
“保重啊,subaru”
他几乎已经要把头探出窗外
“再见了”
谁的声音,温柔的好像恰到好处落在他脸上的阳光和风,永远带着关切和体贴,体贴到试图藏起自己声音里同样的疲惫。
可是梦境总是在此刻戛然而止,仿佛注定只能进行到此处。只是醒来的人也从不需要确认梦境来得出答案。
还能是谁。


takki大概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生把泷泽秀明这四个字活成了一个杰尼斯传奇。优质爱豆,舞台剧座长,国民美少年,对待前辈礼数周正,培养后备尽心尽力,照顾同辈细致慷慨,策划后期领导决断能力之强让人心甘情愿就想要跟随。更可怕的是这些是他从少年时代就具有的特质。
所以也很少有人想得到即使如此传奇般的takki也会有底气不足的时候。
比如跨年前的乐屋,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曲目,还是想反复确认。上台,唱歌,跳舞,走位,想着想着…
最近他过得还好吗
待会久违的共同的舞台他会开心吗
回到小时候的称号他会怎么想呢
他…会看自己吗,会讲话吗,会尴尬吗
其实谁都好,Yamap或者aiba哪怕是sho都好
只是面对那个人,不知怎么的,还是有点不安


故事讲来讲去也就那么长,当事人自己大概也记不清楚具体的前前后后。takki也会累会烦会焦虑,takki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这一点在他过于耀眼的光芒下总是被从上到下的全体遗忘。关西的孩子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复杂,也总是比其他人更拼,幸好还有yoko和hina,分身乏术的takki不需要再在重担之上再加一重。而这其中的代表,就是那个狂的让人着迷的小个子。与照顾所有的takki不一样,subaru的闪耀总带着叛逆尖锐和生人勿近的孤独,尤其是拿着麦克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张扬的少年唱歌时仿佛在燃烧,这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罕见光芒像某种极端天气现象一样忽然就砸在takki视线里。
他是独一无二的,takki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subaru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但subaru带给他的惊喜不止于此。
相近的年纪和想法让他们渐渐开始了解彼此,不似舞台上藐视一切的霸气,私下的subaru什么都不在乎但什么都知道的性格和不常外露的关心,以及日常的那些孩子气,每一次都能让takki感到轻松和快乐。
外人眼里一颗太过闪耀的星星,在遇上另一个同样耀眼的同类时,互相吸引一定是出于难能可贵的互相欣赏与惺惺相惜。
而事实上除了这些,更多的是只有在彼此面前,才可以不做外人眼里的光芒。


“papa给我买这个”一脸无辜的Yamap指着一脸懵逼的土豆toma用小奶音撒娇,撒娇对象takki在被萌到和被闪到的同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subaru
我身边也有一个什么都能一起做的人了啊,痴汉笑的takki一把抱住了并不知道papa脑子里在想什么的小桃子


再怎么嚣张心里也总还是不安的。hina倒是不会瞒他每天正直的看台本记动作,总是一副我没什么好怕的不良样子的yoko其实也会有偷偷深呼吸出汗的时候。同样的,即使和takki齐名,即使每次拿麦都能看到台下的疯狂,subaru也依然会不安。自己本来最讨厌东京了。
本来。


“takki你…最近变幼稚了哦” 当堂本刚先生一脸讳莫如深的打量着自己时takki的内心只能狂喊光一前辈光一前辈光一前辈信光一得永生,“嘛嘛…不过这样还挺好的,终于像个小孩子了嘛” 调戏完后辈的刚先生满足的回到了自己的乐屋,留在原地的takki装作看不懂前辈刚才的笑容。


“本来我是讨厌东京的,但是因为takki的关系所以不那么讨厌了哦” subaru大概不知道自己此刻充满信赖与忐忑的大眼睛有多勾人,至少站在旁边那个人被勾起了百转千回。
有什么关系吗,自己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掩饰和故作姿态才是最讨厌的不是吗。在心里自我鼓励的涉谷昴先生又一次非常娴熟的扑进了泷泽秀明先生的怀里。
再说了,takki又实在太温柔了啊。


其实subaru心里也知道,takki不可能一直陪自己闹,他甚至隐隐感觉到即使连站在一起有一天可能都会变化。但是少年subaru不想让不安始终困扰着自己,所以他在赌,赌那人对他的在乎能和几乎命运感般的分别抗衡到什么时候
只有我见过他的眼泪,只有我可以让他变回小孩子,他在照顾所有人但是能让他放心打闹玩耍任性的,只有我涉谷昴一个。
不是东泷泽西涉谷这个叫法能带来的自豪感,subaru真正自豪的是,他可以让无坚不摧的takki依靠。哪怕只是几个瞬间,哪怕大多数时候还是自己更像需要依靠的那一个,但在泷泽秀明传说一般的那些年里,有过这些片段的存在,就已经是他们最最不一样的证明。
所以我们不去想未来,就这样走


未来还是来得太快。
就算心知肚明,就算有了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那个时候总还是会不爽
自己的心灰意冷,关西伙伴们的不顺利,和那人的分别在众多颠覆性冲击的夹击之下甚至都不那么……显得遗憾。
不必再见面了。就算快乐,也不是能一起走下去的基础。
所以不打算告诉他,能遇见你,大概是东京这座城市给我的最好的东西。






“subaru!!!”
站台的所有声音瞬间沉默,世界仿佛都只剩下那个人的脚步,和他的那一声呼喊。
以前takki也总是在这里送subaru回大阪,看着工作结束以后的subaru在窗边和他挥着手。
“再见takki!下周见!”
“takki bye-bye!圣诞快乐!”
“takki记得回去要看!”
“我会记得把你的DVD带回来啦欧巴酱!无路赛!”

但他们好像不久前吵过架,好像很久没说话了
subaru的脑子里话筒线缠成一团,事情多到忘记考虑最难考虑的一件,结果人家还亲自找上门来了。
他想硬着头皮打个招呼就当最后的告别,他想逞强开几句玩笑狠狠嘲笑一下东京,他想像个不良头子一样用一拳头说再见
然后他感觉什么东西触到了手背的纹身,随后就被拉进一个一股子汗味的怀抱里。
takki甚至抚摸了subaru的头发。
“对不起…舞台剧刚结束,没有洗澡也没有换衣服。”
对不起,虽然被戏称小johnny桑但是我看着你们关西的几个明明出类拔萃却被打回去自生自灭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不起…你的游戏机被我弄坏了”
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没发给你足够的支持和安慰,陪在你身边的也只有yoko和hina了
“对不起…”
对不起,我是所有人的takki,却不能做你的takki
被拥住的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后背


subaru总是习惯靠着窗户。
缓缓开动的列车带动周围在夕阳下温热昏黄的空气,画面熟悉到不需要考虑都知道打上了大大的新千年后的标签。站台上还有那个少年的影子,站在原地,看上去那么挺拔,又那么孤独。
subaru想一定是今天在各种会议和道别时话说太多,否则此刻嗓子怎么会干涩的说不出一句再见。
这样就好,这样足够,你留在原地,目送我离开。
subaru终于打定主意不去看窗外,缓缓闭上眼睛,等风吹开覆在他额头上的头发。
“subaru快看!”
“干什么啊hina你好烦…”
“subaru你看!你看你看!”
“yoko怎么你也…”
他的话被堵在半路。
“……那个人…那家伙是八嘎吗…”
大概是一生一次的,原本站在站台的takki开始追着开动的列车全力奔跑。
什么都抛下吧,什么都不想了,我,向你跑去,现在
“Su—ba—ru!撒—尤—那—拉—! Su—ba—ru—!”
大概是一生一次的,原本呆呆靠在窗户边的subaru开始疯狂朝窗外挥手,仿佛再慢一拍眼泪就会奔涌而下似的,不知为何的对着那个傻到追车的八嘎拼命做鬼脸,仿佛再松懈一秒就会被瞬间涌上心头的委屈不舍淹没
我们注定无法奔向同一个明天,但我看到你奔向我,此刻。
还有什么能比此刻更重要呢?


“takki属于很多人,属于杰尼斯的一整个时代”
“我?我属于舞台。”


故事的最后,他们还是一起完成了“奔向明天”


———————————End——————————
奔向明天是双关的梗
女朋友和本来讨厌东京都是他们自己说过的梗
太喜欢所以写不出十分之一
写这个本来只是想写那一句来自于我深夜发病的“takki属于一个时代而Subaru属于舞台”
结果写成了碎片
这也是我私心写自己心里的他们 他们那时 但并没能写出来
抱歉了
私心给了TS一个浪漫的告别










评论(2)
热度(24)

© WalkerXI | Powered by LOFTER